»您的位置»风情地带»北京通州的蒙古风情(第一页)»正文   加入收藏夹    设为主页  欢迎提供新闻线索!13581680515
     

 

北京通州的蒙古风情

来源:《中国特色文化》杂志2012年总第25期《风情地带》 作者:李忠 类型:原创 编辑:守恒

  唐元瑞总经理(中)  

    在北京的通州区潞城镇小甘棠村里,有一个“蒙古村 ”。这个“蒙古村”的全称叫——北京莎日娜蒙古风情生态农业观光园。在这个园里,洋溢着的竟然全是蒙古民族的种种风情。
    也难怪这个园在北京通州那么显眼..到了这个园里,房屋建的是蒙古包、住的是蒙古包、饭店设在蒙古包、用餐也在蒙古包、休闲在蒙古包,甚至办一个生日宴会、朋友团聚、单位开大会小会统统都在蒙古包。于是乎,村头村尾、过路行人、里里外外开始慢慢都接受了这样一个突然“空降 ”下来的内蒙古村落,现在当地的村民都愿意与这个小内蒙古村落里的人交往,还时不时地串串门与这个园里的居民聊聊天,拉拉家常,并且从他们那里学到了不少有关我国少数民族——内蒙古的风土人情,内蒙古人的豪爽和旷达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    的确,正如当地人所认知的,上至服务热情的总经理、厨艺精湛的厨师,下至万般风情的服务员,都是正经八百的内蒙古人。
    北京人并没有改变他们多少,但他们人性品格,却让北京人无不尊敬和喜爱。

  独特的蒙古包

     如果说真正能体现内蒙古风情的,首先是这个园区里的一幢幢蒙古包了。
     园区里的蒙古包,与真正内蒙古大草原上的蒙古包太多差别,不论蒙古包的造型风格、还是蒙古包的居住功能,以及蒙古包的大小尺寸都是一比一的。唯有不同的就是蒙古包的建造材质上略有区别,不过,现在内蒙古的蒙古包建设,也更多地采用了钢筋混凝土的构造和材料,因此,严格意义上说,这里的蒙古包所具备的内涵及使用价值与大草原上的蒙古包,如出一辙。
     这里的总经理,叫唐元瑞。是一个地道的内蒙古人。在他身上蒙古人所有的品格品质都清晰地找到。与唐元瑞交流,记者感觉到,是一个十分爽快的人。从唐元瑞这里,记者了解到,蒙古包的历史文化。
     蒙古包是对蒙古族牧民住房的称呼。“包 ”是“家 ”、“屋”的意思,为蒙古等民族传统的住房。蒙古包(Mongolianyurts)古代称作穹庐、 “毡包”或“毡帐 ”。据《黑鞑事略》记载: “穹庐有二样:燕京之制,用柳木为骨,正如南方罘思,可以卷舒,面前开门,上如伞骨,顶开一窍,谓之天窗,皆以毡为衣,马上可载。草地之制,以柳木组定成硬圈,径用毡挞定,不可卷舒,车上载行。”随着畜牧业经济的发展和牧民生活的改善,穹庐或毡帐逐渐被蒙古包代替。蒙古包,外观呈圆形,顶为圆锥形,围墙为圆柱形,四周侧壁分成数块,每块高160厘米左右,用条木编围砌盖。顶上和四周以一至两层厚毡覆盖。普通蒙古包顶高10-15尺,围墙长约50尺左右,包门朝南或东南开。包内四大结构为:哈那(即蒙古包围墙支架)、天窗(蒙语 “套脑 ”)、椽子和门。蒙古包以哈那的多少区分大小,通常分为4个、6个、8个、10个和 12个哈那。12个哈那的蒙古包,在草原是罕见的,面积可达600多平方米,远看如同一座城堡。过去几十个如此大的蒙古包聚在一起,十分壮观。蒙古包自匈奴时代起就已出现,一直沿用至今。
     蒙古包是许多蒙古人的日常居住地。多数蒙古人终年赶着他们的山羊、绵羊、牦牛、马和骆驼寻找新的牧场。蒙古包可以打点成行装,由几只骆驼运到落脚点,再起帐篷。蒙古包搭好后,人们进行包内装饰。铺上厚厚的地毯,四周挂上镜框和招贴花。现在一些家具电器也进了蒙古包,生活十分舒畅欢乐。蒙古包的最大优点就是拆装容易,搬迁简便。架设时将“哈那”拉开便成圆形的围墙,拆卸时将哈那折叠合回体积便缩小,又能当牛板。一顶蒙古包只需要40峰骆驼或10辆双轮牛车就可以运走,20小时就能搭盖起来。

  园区内的蒙古包  


     蒙古包的形成,是蒙古人在寻找适合自己生活的居室的时候,经过千百年来的摸索,终于造出了用木料、毛毡建造的造型独特的蒙古包。蒙古包不但能够经受大自然的考验,也非常适合游牧民族的生产、生活方式。
     “不过,我这里的蒙古包,是不会随意拆卸搬迁的,哈哈。”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后来,记者又在唐元瑞的陪同下,一一参观了这里的蒙古包。园里的蒙古包,大大小小有 17座。走进之后,可能真是圆形的特点,一份和谐、一份安宁、一份恬静、一份亲切、一份自然之味涌然而生。再细看“包 ”内的陈设,简洁、干净、每张床上都铺着雪白的床单,叠着整整齐齐的被子,坐下来之后,抬眼观看,圆形的层顶令人想起《易经》中提及的 “天圆地方 ”之说来。
     “天圆地方 ”,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最为精髓的一种文化。中国人自古就提倡“天人合一 ”,讲究效法自然。而风水术中推崇的“天圆地方 ”原则,是有其深厚寓意的。天圆,是指古人从晨昼暮夜与春夏秋冬的圆周变换中认知时间。地方,则是指古人从东南西北的方位中认知地点。这正是中国传统的“天时地利”之说的由来。天圆与天时,求时运圆通;地方与地利,讲方位吉利。众所周知,古人做事,讲时辰讲方位,建城筑屋更不例外。 这种 “天圆地方 ”式的建筑,在中国比比皆是,象明清时期在北京修建的天坛和地坛就是遵循天圆地方原则修建的。
    现在,记者在唐元瑞的蒙古包里,竟然看到了层顶的“天圆 ”,和象征着“地方”的床、床头柜等方形家具,这也是不是暗示着,凡来这里住宿的宾客,将都将能“天时地利人和 ”呢?
  

    上一页  1 2 下一页

 

 

CopyRight © 2011-2016     版权所有:北京国桥愿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备案/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15033802号